红尘客栈

历史

巴西博物馆火灾可能摧毁了西半球最古老的人类头骨

2018年9月2日,一场大火席卷了已有200年历史的巴西国家博物馆,90%多的馆藏文物、雕像等被烧毁。这其中就包括巴西国家博物馆的镇馆之宝之一:一具有11500年历史、被称为“Luzia”的人类头骨化石。这具头骨来自一位古印第安女性,被认为是在美洲发现的最早人类头骨化石。

博物馆:留下文物还是送它们“回家”?

一束埃塞俄比亚人的头发、一台著名的蒸汽机车头和一盘棋子之间会有什么关联?它们都引发了一个激烈争论的话题:博物馆应该留下文物还是送它们“回家”?博物馆应该没有围墙,它是一个充满想象力的地方。一件展品的价值,在于它所蕴含的历史文化和它背后的故事,而不是因为它是来自某个年代的“真品”。

没有空调的1911年,美国怎样面对致命高温天气?

那个年代没有空调或者是广泛使用的电风扇,应对致命的高温天气是一件极其困难的事情。在热浪席卷而来的高峰期,人们放弃了他们所生活的公寓而选择在公共场所草坪上纳凉,或在公园树林下小憩。在波士顿,有5000多人宁愿选择在波士顿公园过夜,也不愿在家里被热死。婴儿整夜地哭泣,甚至再也没有醒过来。

那些年 那些粮票 那些故事

1974年甘肃省粮票

近日在整理家里的物件时,意外发现了一些保存下来的粮票。粮票,1953年登台,1993年谢幕。其涉及面之广,影响之大,流通时间之长,为世界粮食史上空前绝后,被称为“天下第一票”。那个年代粮票比什么都重要,因为那时候粮食定量供应,粮票是必不可少的吃饭凭证。

如果甘肃省博物馆参加《国家宝藏》……

铜奔马

虽然甘肃省博物馆并没有参加《国家宝藏》节目,但作为国家一级博物馆,若今后有机会参加类似《国家宝藏》的节目,必定可以拿得出hold住全场的重量级文物。从历史性、文化性的角度和避开已播《国家宝藏》文物的重复性而言,如果甘肃省博物馆参加《国家宝藏》,我会推荐人头型器口彩陶瓶、铜奔马和。唐代彩塑坐佛与胁侍菩萨。

兰大附中校史与西北师大附中校史问题之拙见

兰大校长江隆基

要想追溯校史起源,无非两种情况,要么追溯校名的渊源,要么追溯现校址的渊源。在这一点上,兰大附中与西北师大附中都选择了追溯校名渊源。兰州大学前身是兰州中山大学,那么最早的兰州中山大学附属中学成立于何时呢?1928年。因此,从“兰大附中”校名上追溯校史起源,1928年是最恰当的,尽管当时的校址的确不在现校址处。西北师大附中多次强调“兰大附中再未复校”,将现兰大附中与历史上的兰大附中关系撇清,这种逻辑,放到自己学校,也难以说清其校史起源的准确性。

当教皇成为忏悔者:教皇道歉史

伽利略在梵蒂冈的宗教法庭前

2018年1月,教皇方济各访问智利,抵达智利的第一件事,就是“道歉—见受害者—祷告”三重奏。教皇为天主教会的某些做法道歉,相对来说是近几十年来才有的新现象。1979年至2005年任职的教皇约翰·保罗二世最早向公众忏悔。而他的继任者,本笃十六世,却把这种象征性的道歉变成了可用的妙招,道歉的事由从历史上犯过的错误变成为更多热点事件承担起道德责任。那么历史上还有哪些重要的教皇道歉呢?

参加岷县一中同课异构活动有感:相信学生 大胆放手

在准备教学设计的这一周,我每天都在思索:本节课除了学习美术流派的背景、特点、代表作外,还有没有与历史相关的素材、内容可以挖掘的?最终我通过三条途径扩充了本课的教学资源。一是阅读了相关的专业文献,对各流派产生的历史背景有了进一步的认识;二是观看了纪录片《当卢浮宫遇见紫禁城》,找到了将西方德拉克罗瓦与中国明朝徐渭对比的片段;三是结合自己教学的经验,总结了西方近代美术与文学流派的共同点。

敦煌躲过劫难 守护者常书鸿遭重创

几番否认后,常书鸿声音很大的、斩钉截铁的、激愤地喊道:“常书鸿,他死了!”此时,一滴老泪,从他紧闭的眼角顺着脸颊流下。听到这令人心颤的喊声,几个陌生人沉默了,但面色凝重,久久地凝视着躺在身边的这位老人,困惑地要把他们心目中的常书鸿与这位老人联系起来。

明确参观目的 提高观展质量——组织学生参观省博后记

以往的博物馆参观,因为缺乏明确的目的性,往往变成了走马观花。为了增强这次活动的实效性,我在参观之前,专门利用历史课对甘肃省博物馆及其重要馆藏展品先做了简单的介绍,同时专程去甘肃省博物馆,提前了解馆藏特色,根据学生特点和需求,设计出了一份学生学习任务单,让学生带着学习任务走进博物馆。

地图绘制如何影响了第一次世界大战?

在人类历史很长一段时间中,人们只能瞄准射击他们所能看得见的敌人。但是第一次世界大战改变了这一切。由于强大火炮的射程远远超出了人们的视线,所以不得不面临一个新的挑战:如果来瞄准一个并非直接看得见的目标?

《富春山居图》和它的真爱粉们

《富春山居图》令几十代收藏家痴狂,经历焚烧一分为二而奇迹般得以保全,重见天日后却散落海峡两岸,直到2011年世人才得览全璧。《富春山居图》是乾隆皇帝的最爱,说他是这幅画的真爱粉、死忠粉甚至脑残粉都不为过。

阿尔弗智德

Hi,我是阿尔弗智德(Japhia),曾就读于北京积水潭师专(BNUer),现为兰州某高中历史教师。2010年开始接触到独立博客,建立了这个属于自己的独立博客已经八年了。人只要在,博客便不倒!个人标签:微博控,杰迷,演唱会控,吃货,驴友,博物馆控,剑三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