锋语春秋

读书

读书笔记:宫崎市定《九品官人法研究:科举前史》

察举制仅仅是考察举荐,那具体做什么官是由谁、由何种办法来决定的?九品中正制以门第为标准,必然会导致贵族把持,为何还能够实行下去?察举制、九品中正制、科举制这三种标准不同的选官制度究竟是相对独立还是互有关联?带要回答这些问题,宫崎市定的《九品官人法研究·科学前史》以及《科举史》一定是必读书目。

从马伯庸《两京十五日》看神秘组织白莲教

普通民众加入这样的民间组织,未必真信教,他们所拥护的不是那虚无缥缈的教义,而是为了一口饭、一口水,为了“活下去”而已。在生活几乎要被压垮的境遇中,他们需要获得一份安全感和认同感,需要民间组织来解决实际的生活问题,而这些问题是体制内、政府层面无法解决的。那些虚构的教义,就这样巧妙地将这些人维系在一起。

读书笔记:沙希利·浦洛基《切尔诺贝利:一部悲剧史》

切尔诺贝利:一部悲剧史

切尔诺贝利电站的关停和受损核反应堆覆盖的新石棺为核工业史上一切最严重的悲剧画上了句号。但我们必须从中吸取有益的教训。最关键的一条就是:消除孤立主义至关重要,保持核项目紧密的国际合作至关重要。在民粹主义和反全球化的追随者日渐增多的当今世界,在越来越依赖核技术进行能源生产的当今世界,这条教训尤其重要。

读书笔记:赵冬梅《大宋之变,1063-1086》

王安石变法最深远的影响在于“导致了北宋政治的逆转”,其对北宋最大的损害,不在经济,而在政治文化方面。一是改变了北宋朝廷国家的政策倾向。二是破坏了宽容政治共识,釜底抽薪,撤掉了批评纠错机制得以发挥作用的思想基础。三是过度依靠法度、忽略道德、抹杀官员个人能动性的用人方针,培养出工具性极其突出的“新官僚”。

樊锦诗自述:我心归处是敦煌

在我有限的旅行经历中,敦煌也是真正让我产生羁绊的地方,它仿佛远古之音,散发着精致璀璨的西域之光,绵长而神秘。读完全书,我更能理解以樊锦诗为代表的一代代敦煌人为了莫高窟而守一不移的一生。敦煌在很多人心中像一个符号,一种苦难的表代,但在我心中如今这个符号就像在表达着一群人的坚守,永远传递不息。

陈秉安《大逃港》:改革开放,我们是用血写出来的!

在2019年香港经历了一系列风波后,再翻此书,感慨万千。曾经的香港市民与内地居民在大逃港中表现出的“同呼吸、共命运”的精神已经随着时间的流逝几乎被消磨殆尽。作者陈秉安在全书结尾时的一句话是“深圳河边地下有知的魂灵,现在,你们可以安息了!”。我想,当香港、台湾局势发展到当下局面,当内地与香港人的认同感不断降低时,那些怀揣着与亲人团聚的初心走下深圳河的人,真的能安息吗?

读E.H.卡尔《历史是什么?》

历史是什么

我们只有根据现在,才能理解过去;我们也只有借助于过去,才能理解现在。使人能够理解过去的社会,使人能够增加把握当今社会的力量,便是历史的双重功能。在我看来,历史研究的基本目的其实只有一个,就是要在复原历史事实的基础上,探索以往的人类社会发展变化的规律, 就像任何一门科学都是为了探索该学科的内在规律一样。

教育随想

孩子展翅高飞吧

我们成人最喜欢做的一件事情是把自己扮演成上帝,尤其当儿童在做些不对的事情时,成人会急切地想给他改正,急切地想告诉他这不对,应该怎么样。实际上,儿童是依据内在的理性独自发展的,这种理性的过程是自然的和创造性的。我们要做孩子精神上的仆人而不是主人。

无声的经典

读书

无声的经典 高一10班 王雅彤 这是一个人心浮躁的年代,是“快餐”文化和“速食”文化当道的时代。可是在这样聒噪的社会里,那些经典之作依然存在。 记得有一句诗:“细雨湿衣看不见,闲花落地听无声。”我觉得这就像那些经...

且读且行

阅读

最近每天晚上都在翻阅一些自己感兴趣的书。我发现,阅读,可以丰富自己的思想,反思自己的实践,促进自己的进步。阅读的过程,也是积淀的过程,当我们积淀得足够深厚,就会产生出更多的教育智慧。看似“无用”的阅读,都关系着我们每一堂课的广度、深度和厚度,关系着在学生眼里我们是否拥有一种源于知识的人格魅力。

妞妞——一个父亲的札记

妞妞——一个父亲的札记

近日读完了周国平写的《妞妞——一个父亲的札记》,读的过程中时常会被作者发自肺腑的话语所感染,禁不住泪流满面。该书以父亲日记作为形式,记录了一个仅活了562天便夭折的小女孩——妞妞的成长经历。妞妞出生后被确诊为恶性眼底肿瘤。父母给她以最细心的照料,最终还是无法挽回。面对妞妞的生死,周国平给出了关于生命的意义、死亡、性与爱、自我、灵魂和超越这些基本命题的理解。

读《希特勒与纳粹主义》

纳粹主义的崛起并非一个偶然事件,纳粹主义的胜利应该被看作是第一次世界大战余波未息、日耳曼帝国危机四伏之际德国民主化进程的失败。导致这次失败的一个重要因素是在凡尔赛达成的和平解决方案。这一和平方案成为建立魏玛民主的一个最严重的障碍,它不仅让德国遭受割地之辱,而且让它承受了难以忍受的社会和经济负担(即战争赔款),还有各种军事制裁(如废弃招募军队制度,削弱武装力量以及在莱茵地区实行军事管制)。

阿尔弗智德

Hi,我是阿尔弗智德(Japhia),曾就读于北京积水潭师专(BNUer),现为兰州某高中历史教师。2010年开始接触到独立博客,建立了这个属于自己的独立博客已经十年了。人只要在,博客便不倒!个人标签:微博控,杰迷,演唱会控,吃货,驴友,博物馆控,剑三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