锋语春秋

文史

读书笔记:沙希利·浦洛基《切尔诺贝利:一部悲剧史》

切尔诺贝利:一部悲剧史

切尔诺贝利电站的关停和受损核反应堆覆盖的新石棺为核工业史上一切最严重的悲剧画上了句号。但我们必须从中吸取有益的教训。最关键的一条就是:消除孤立主义至关重要,保持核项目紧密的国际合作至关重要。在民粹主义和反全球化的追随者日渐增多的当今世界,在越来越依赖核技术进行能源生产的当今世界,这条教训尤其重要。

读书笔记:赵冬梅《大宋之变,1063-1086》

王安石变法最深远的影响在于“导致了北宋政治的逆转”,其对北宋最大的损害,不在经济,而在政治文化方面。一是改变了北宋朝廷国家的政策倾向。二是破坏了宽容政治共识,釜底抽薪,撤掉了批评纠错机制得以发挥作用的思想基础。三是过度依靠法度、忽略道德、抹杀官员个人能动性的用人方针,培养出工具性极其突出的“新官僚”。

人类无法从历史中学到任何教训?黑格尔说过这句话吗?

最近频繁地在一些微博、文章中看到一句很有意思的话:“人类从历史中学到的唯一教训,就是人类无法从历史中学到任何教训。”细细品味,还挺有哲学韵味,而且这句话通常出现在评论社会、政府在应对某件事情出现明显失误的时候,给人一种“上帝视角”的感慨以及“人间视角”的无奈。但是当我发现很多人在引用这句话的时候加了一句“黑格尔曾说过”(偶有见“汤因比说过”),我本能地就觉得“此事有蹊跷”。

从“电报治国”到“推特治国”——美国历任总统是如何与民众交流的?

在Twitter诞生前两个世纪,美国总统就已经认识到了与民众直接交流的重要性。从第一任总统乔治·华盛顿到现任总统特朗普,历任美国总统都在尝试利用最新的媒体和技术与选民保持密切交流沟通,以便更好地施政。

樊锦诗自述:我心归处是敦煌

在我有限的旅行经历中,敦煌也是真正让我产生羁绊的地方,它仿佛远古之音,散发着精致璀璨的西域之光,绵长而神秘。读完全书,我更能理解以樊锦诗为代表的一代代敦煌人为了莫高窟而守一不移的一生。敦煌在很多人心中像一个符号,一种苦难的表代,但在我心中如今这个符号就像在表达着一群人的坚守,永远传递不息。

陈秉安《大逃港》:改革开放,我们是用血写出来的!

在2019年香港经历了一系列风波后,再翻此书,感慨万千。曾经的香港市民与内地居民在大逃港中表现出的“同呼吸、共命运”的精神已经随着时间的流逝几乎被消磨殆尽。作者陈秉安在全书结尾时的一句话是“深圳河边地下有知的魂灵,现在,你们可以安息了!”。我想,当香港、台湾局势发展到当下局面,当内地与香港人的认同感不断降低时,那些怀揣着与亲人团聚的初心走下深圳河的人,真的能安息吗?

朱元璋跨界助力中文版化学元素周期表?

前有皇帝用数字命名被打脸的教训,后有自己有过“重八”曾用名的经历,朱元璋下决心一定要在子孙命名上“高大上”一点。于是,朱元璋首先给自己的26个儿子都先后制定了辈分表,要求从孙子辈开始第一个名字必须使用辈分表中的字。当然这还不够,第二个名字可不能重蹈“一二三四五”的覆辙。要想高大上,还得从传统文化中找。

《国家宝藏》第二季今晚收官盛典 预测铜奔马入选特展

甘肃省博物馆推荐的三件镇馆之宝——驿使图画像砖、铜奔马、人头型器口彩陶瓶在第七期惊艳亮相,从中国邮政标志、中国旅游标志到彩陶文化,件件都值得入选特展。嘉宾初世宾先生既有甘肃省博物馆馆长身份,又参与当年铜奔马在故宫展览的布展,又撰写相关研究文章,加之铜奔马的影响力,足以让人相信,最终代表甘肃省博物馆入选特展的应是铜奔马无疑。

“文化大革命”期间的兰大附中

1966年,“文化大革命”开始。学校正常的教学秩序被打乱,全国统编教材被看作是“封、资、修”的东西加以批判。1967年11月16日,兰州军区批准兰州大学附属中学成立革命委员会。军区要求附中革委会紧跟毛主席的伟大战略部署,大力突出无产阶级政治、活学活用毛主席著作,复课闹革命,坚持在一切工作中用毛泽东思想挂帅,把兰州大学附属中学办成毛泽东思想的大学校。

1958年兰大附中更名中科大兰州分校附中始末

这次会议要求各省、市、自治区要建立中国科学院分院。会后,不管条件是否成熟,各地纷纷建立分院及所属研究机构。在这一事件的影响下,各地的中科院分院陆续建立了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分校。兰州市第三中学也因此经历了校名为“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兰州分校附属中学”的短暂时期。校史资料的文书印章和毕业学生合影的照片上,留下了此次校名更易的痕迹。

文革期间故宫的一场展览,让甘肃铜奔马走向世界!

从1973年到1975 年,两年多的时间内,铜奔马随着“中国出土文物展览”远赴世界各国巡回展出,大概接待了500万人次。铜奔马走出国门后,外国观众盛赞铜奔马为“引人注目的明星”,是“绝世珍宝”和“艺术作品的最高峰”等等。 此后,凡有铜奔马参加的文物外展,都以它作为海报和宣传画的主图案。 从此,铜奔马声名日炽,成为轰动世界的文物精品。

一件多处涂改的草稿何以成为“天下第二行书”?

《祭侄文稿》“天下第二行书”的名号,是到了近现代才被广泛认可的。由于“天下第一行书”王羲之的《兰亭集序》真迹据传殉葬昭陵,仅有唐代及以后的摹本、临本传世,而颜真卿的行草书“三稿”中也只有《祭侄文稿》真迹流传至今。人们追求真迹的文物价值远远超过了书法作品本身的艺术价值,真迹成了《祭侄文稿》身价飙升的决定条件之一。

阿尔弗智德

Hi,我是阿尔弗智德(Japhia),曾就读于北京积水潭师专(BNUer),现为兰州某高中历史教师。2010年开始接触到独立博客,建立了这个属于自己的独立博客已经十年了。人只要在,博客便不倒!个人标签:微博控,杰迷,演唱会控,吃货,驴友,博物馆控,剑三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