锋语春秋

红楼梦

我与《红楼梦》的一段情——兼怀周汝昌先生

5月31日周汝昌先生于家中去世,终年95岁。听闻先生去世的消息后,我心情十分悲痛。周伦玲说,按照父亲遗愿,不开追悼会,不设灵堂,让他安安静静地走。虽然我未曾与周汝昌先生谋面,但他将我带入了红学这座宝塔中,让我醉心徜徉其中。先生一路走好,泉下若得一会雪芹,终不负毕生所研!先生驾鹤去,红楼梦不完!

浅谈《红楼梦》的版本

《红楼梦》作为我国18世纪中叶一部伟大的长篇章回小说,在中国小说史上具有里程碑的意义,如鲁迅所说:“自有《红楼梦》出来以后,传统的思想和写作都被打破了。”因红楼梦的研究而产生的一门“红学”,在世界上已经公认...

红楼梦随笔

。曹雪芹在《红楼梦》里经常陷入一种自相矛盾的境地。写大荒山,无稽崖,情埂峰,反复写这些都是虚妄的,只是茶余饭后消遣消遣,付之一笑,不要再去追求人生中那些追也追不到,得到了也保不住的东西。但写大观园中吃喝玩乐、享受生活的情景,曹雪芹又充满着得意。我们最容易责备一个人的痴的,一个是痴心于艺术,痴心于永恒,痴心于一种非功利的这样一种精神的升华。第二是痴心于情,用一种与天地同辉的,与日月同在的,与江河一块奔流的,这种情感来拥抱一个人,来爱一个人,来为这个人付出代价直至生命。

阿尔弗智德

Hi,我是阿尔弗智德(Japhia),曾就读于北京积水潭师专(BNUer),现为兰州某高中历史教师。2010年开始接触到独立博客,建立了这个属于自己的独立博客已经十年了。人只要在,博客便不倒!个人标签:微博控,杰迷,演唱会控,吃货,驴友,博物馆控,剑三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