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客栈

奥运

北京奥运会媒体村服务工作纪实

2008年北京奥运会期间,有幸以北京高校大学生的身份,参加了奥运会媒体村的住宿服务工作。当时零零碎碎写了些内容并发表于网络,但因奥运期间舆论管控严格,所写内容有不少吐槽和未查证部分,后被有关部门约谈要求删除文章。值此北京奥运会举办十周年之际,还是想重新发布出来以留念。所写内容主要是在我们入驻北京市医药器械学校开始媒体村住宿服务准备工作一直到8月8日奥运会开幕之前。

参加北师大奥运住宿服务团队工作总结

随着奥运会的闭幕,媒体村的服务工作也要结束了,在所有奥运服务工作人员的共同努力下,北京向世界展现了一届有特色、高水平的奥运盛会,我为自己能有幸亲身参与奥运、奉献奥运感到自豪,这将是我一生中最难忘的经历。

离开媒体村

虽然我曾经有过抱怨,有过枯燥感,但是从来没有想过退出,我们的工作没有场馆志愿者那么潇洒,但是同样有意义。有台前的演员,就一定会有幕后的工作人员。可是回头看看整个服务过程,从选拔开始到现在,不就是一次真正的社会实践吗?经历了那么多,也看懂了那么多,没有谁能比我的经历更跌宕起伏。其实这些就是我收获的最好的东西。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我兴奋了好久,真的太不可思议了,还有什么能比同时参加奥运服务和在国家体育场观看奥运赛时更幸运的事情呢?在2008年的夏天,在北京,我实现了所有我曾经的梦想,收获了所有我想得到的东西。一辈子只能有一回的经历,是弥足珍贵的。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这句话确实没错。

原来这就是和谐社会

信息封锁注定适应不了网络时代信息的高速性,而要想避免事情适得其反,最好的方法就是开放信息,以一种积极的心态去面对媒体,在这个不会有十全十美的社会里,我们不怕指责,但是我们需要一种敢于面对、认真解决的态度。君士坦丁的赠礼当时也许被认为很完美,但我们现在人不也是了解了真相吗?我们现在想隐瞒的,也不一定能隐瞒的天衣无缝。现在的史料包括了互联网这个容量惊人的资源,虽然辨伪的工作比以前难度更大,但是真相肯定会出现的。古人悟出了防民之口甚于防川的真理,在现在这个高度开放和自由的社会里,我们无法杜绝不和谐的声音,但是我们可以去试着积极主动的做出改变来让这些声音自己消失,而不能被动的跟着别人的声音走。

阿尔弗智德

Hi,我是阿尔弗智德(Japhia),曾就读于北京积水潭师专(BNUer),现为兰州某高中历史教师。2010年开始接触到独立博客,建立了这个属于自己的独立博客已经八年了。人只要在,博客便不倒!个人标签:微博控,杰迷,演唱会控,吃货,驴友,博物馆控,剑三党……